梨枝上(NPH) - 一零|矛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说来奇怪,前世到死她也没能知道那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叫什么名字。

    她是在一个在那男人家办的宴饮上才被他带出房子的,久不见天日的她不禁深吸了一口气,他朝她笑了笑,“喜欢?”

    见她不答,继而调笑着,“你若喜欢,我放你走,要你每日都这样开心,好不好?”

    眼看着姜婵眼中蓦地闪出的晶亮,“真的?”见她神采奕奕,全没了往日里的低沉,男人的面色却沉了下去,姜婵心中一惊,不敢再言语。

    男人带着她到了某处屏风后,指着前面几桌吵吵闹闹的人,依旧是笑吟吟地,“既然婵婵喜欢外面的东西,那我就送婵婵个自由好不好?嗯?你且看看这些人,你喜欢哪一个?”

    姜婵总是觉得这男人阴森森的,带着些死气——尤其是囚禁折磨她许多天,叫她实在不敢妄言其他。  手中不自觉攥紧了衣摆,落在男人眼中,模样霎是可怜,“你这般,倒叫我不忍心送了你走……”

    嗬,可到底不还是送了么。

    “梨花儿。”

    “嗯?”

    浸在往事中太久,走了神,抬起头从反应过来是苏青藤在叫她。

    “主子。”

    “噗”,苏青藤毫不避讳地当真杜蔚隐的面抬手敲她的头,听到她呼痛才罢了手,“我这便走了,你记得,要听文王的话。”

    未待她答话苏青藤便转了身,须臾便走了老远,倒像是逃。

    梨花儿微微抬起头,见杜蔚隐也在看向苏青藤的背影。瞧着杜蔚隐的面庞,许久,才反应过来,这已是在文王府的府门口儿了。

    杜蔚隐只手握住了她的手,“别看了,走远了。”

    “好,那便不看了。”

    “姜婵。”

    “小的说了,殿下认错人了。”

    “小的?我怎么瞧着你像是个女子?”杜蔚隐琢磨着她自称里的,像是有趣的东西似的,“不是姜婵?那你是何人?刚苏青藤说的,梨花儿?”

    “殿下既点破了,奴婢便也不再装下去了,奴婢确为女儿身。”

    “可不是……”

    “但奴婢确是叫梨花儿。”

    “……”

    她惯是不喜欢他这副沉吟的模样,前世是,如今也是。

    “天不早了,入府歇息吧。”

    “好。”

    假山迭嶂,景色斐然。长廊檐下挂的白玉灯尽数亮着,一路上亮如白昼。

    与前世一样的风景,有些东西却并不一样——

    从前,杜蔚隐没娶王妃。

    小步跟近了杜蔚隐,他走到的,却是书房的那边。

    前世是在这府中死的,对文王府的各个地方,她是清楚的。

    “王爷这是忧烦劳务,不打算就寝了?”

    杜蔚隐闻言转过身,捏着她的鼻子便将她带到书房的里间的榻上才将将松了手。

    “旁人也就算了,你们几个相熟的还打趣我——其他人便也算了——你竟也打趣我——姜婵,梨花儿。差很多么?你是什么模样,我怎会认不出——”

    见梨花儿那被他刚刚捏得发红的鼻尖,不由得带些心疼,“疼了吧……”

    杜蔚隐欲前来抚摸,却被梨花儿一个偏头躲过。

    这世上的久处不厌,都是因为用心。

    可如今明明杜蔚隐对她也还算是上心,她却处处想躲着。

    总觉得,前世那几个月都被欺侮的气,今生总要找个机会,全都撒回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