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枝上(NPH) - 一叁|烂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原本丁宗辰并不在她的渔网中,连着那日她的那一出“自卖”也都是和那个黑衣男人说好了的事情——

    “你怎的不怕?”

    “父亲并无过错,我为何怕?”

    她见那人没有血色的薄唇抿成一条线,反手便将她打晕了。

    哦,前世是自己吓晕的,今生是被打晕的……

    昏迷中,往生的事情一股脑地都涌了上头,激得人头痛欲裂,猛地睁开了眼,才将那些密密麻麻的场景从脑中暂时挥开,只是这一下子,后颈却疼的要命——

    那男人是下了多重的手啊!

    再检查了身体其他位置,倒是不像是被强迫欢愉过的样子,带着满腹疑惑,伸手揉了揉生疼的后颈,却被其上敷的一层冰凉粘腻的东西惊了一下——这是……“给我涂了药么?”

    “是啊,过两天就会好起来了,揉按反倒是不易好起来。”

    哪来的那么多说道,揉揉好歹心里得劲儿点!

    手上动作不曾停下,那男人已起身到了她这里来,大掌握住她的,柔声道,“莫要不听劝说,到头苦的是你,姜婵。”

    行动被控制住,其实不停他的话也是可以的,只是那股子压迫感随着他的贴近更为明显,姜婵连动都不敢一动——其实还是怂的,虽然知道前世事态走向,但毕竟如此一来与前世是有了偏差,尤其,有些事,非她所能掌控。

    便也放松了下来,整个人变得乖顺起来,不再有忤逆。

    “你不问为何你能逃此一劫?”

    “大人手段颇多,万事不过是大人一句话的事儿,小女子不敢多问。”

    “哦?那怎么不曾谢过我救你一命?”

    “大人若是没有大人的打算,亦不会从死牢中独将我一人带出。不如说说大人要我做些什么,我也好努力为大人做一二事。”

    那人闻言,放声大笑了几下,凑近了姜婵,“能为些什么,只是瞧着你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对着颗人头还能面不改色,好奇,带出来吓吓罢了……”

    说话间,他的气息就已变得粗重起来,白皙的面色上染了些粉红,话音一落,便朝着姜婵的红唇吻了上去。

    姜婵心惊,微张唇瓣,便给了那男人可趁之机,攻城掠池般地霸道,用力地吮吸缠绕,像是要吸干她身体里的全部的气才罢休似的。

    姜婵在其中颤抖着身子,待到他终于放过她的唇舌,大口地吸着空气——她总归还是怕他像上一世那样将她再玩弄一世——至少,目前,她还什么都做不了。

    那男人单手摸着姜婵细腻的面颊,转又攻向姜婵的脖颈去,依旧是虎狼之势,在细颈上留下一串串暧昧的红痕,直到姜婵突然一声痛呼才叫他停了动作——

    原是他的手扣到她的伤处了。

    “真是矫情。”

    姜婵一时间说不出话,只得受着他这般嫌弃的语调。

    “只是这般豢养着你可没什么意思,不如我给你个机会,叫你有条别的出路,如何?”

    “大人在说什么?”

    “我放你离开,给你个谋生,甚至救下你全家的机会——如何?”

    姜婵对于他的一席话甚是诧异,可她知道,这种机会,得是要好好把握住的。

    “大人想要如何安排我?”

    “看你的意思喽。”

    姜婵眼珠一转,道,“那便恳请,大人将我送养在妓倌处。”

    男人眉峰一横,便是不悦,“要在男人胯下讨生活?那倒还不如不放过你,也好让我一人得了你这蜜。”

    “大人误会,我是说,恳请大人将我养在妓倌处,又不是要去花枝招展地揽客。”

    “……”

    男人思考了一番,像是在权衡其中利弊,最后幽幽地打量着她。

    方才那一番交缠,使得他整个面色都带了不一样的红润,连唇色都带了变化。看着,倒是比她还好看几分。

    最终也不知是他想到了什么,一把搂住姜婵,将头埋在她颈窝处,喃喃道,“也罢,且都随了你。”

    只是这姜婵的名字确实是用不得了。

    “那便叫梨花儿吧。”

    “为何?”

    “我喜欢梨花儿。”

    “那大人叫什么呢?”

    “……”

    不告诉便不告诉吧。

    她自己叫什么也不那么有所谓,况且梨花儿这名字又不难听。

    再者,在妓院的话,梨花儿这名字倒也是像个做皮肉生意的。

    而后便有了将她“卖”去春月楼的戏码,又找了郎中说好她身上带伤,须得细细将养些时日。

    那嬷嬷看着梨花儿生的也是好看,巴不得她日后成了她的摇钱树,只是送她来的那几个小厮凶神恶煞的,给了她不少的金玉财物,说要她好生待着梨花儿,万事顺她的意。

    怎么说,都是天上掉饼似的美事儿,她有什么不乐意的呢?

    况且,那姑娘还找她说了,想要接客的事儿。这便更是要她喜笑颜开——这可都不是她逼着的,都是为了顺那梨花儿的意!

    买下梨花儿的那人虽是面生,但确确实实亦是个大手笔。

    前进了她的口袋,其他的,才不管那么多呢。

    众人的呼和声中,一男子着一身黑衣于其中,面色阴晴难辨。

    另一边呢,丁宗辰带着打扮好的梨花儿上了马车,直冲文王府去。

    梨花儿原是不知晓杜蔚隐于那日大婚的——毕竟前世他不曾娶亲。

    丁宗辰带着她邀功似的进了文王府的门,却被灰溜溜地“请”了出来——听前来传话的小厮说,杜蔚隐恼了他,觉得他此次前来是嘲讽他。

    怎么会呢?瞧着丁宗辰来时路上兴冲冲的模样,是指望着她在杜蔚隐面前“邀功”才对。

    只是杜蔚隐多想,又没真见到她,才觉得丁宗辰说带来美人与他是在嘲讽他得非所愿。

    事后天色已晚,丁宗辰没带着她回自己的府中,找了个店家要了一间房,便打算就此宿下了。

    看着坐在桌边精神恍惚地盯着蜡芯的可怜男人,梨花儿不知为何就陡然生了些心疼。

    “丁宗辰。”

    “你怎知我名讳?”

    “丁家经商,富裕无人不知。”

    “叫我何事?”

    “您的银两是打算白花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