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像勇者翻过群山 - 第4章 另一个世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韦夏喜欢睡觉,是有原因的,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困。某位伟人曾经说过,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年方15岁的少年,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怎么可能热衷于吃完饭就睡觉呢?

    韦夏对于睡觉的热衷来源于他经常做梦。

    做梦也不稀奇,每个人都会做梦。令韦夏奇怪的是,在他十岁左右,他突然在梦里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可是他并没有因此便醒过来。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却还在梦中,他知道他所见所临的事物俱是假象。

    后来他听人说这叫清醒梦。

    他去了解了相关的知识,发现清醒梦是可以控制的,于是他不出一个月便向“知梦”到“控梦”进发。

    由于清醒梦带着意识,本身就违反作息规律,因此,睡觉质量很差。为了改善这个问题,韦夏采取的方式是早睡。

    他通常做完一场清醒梦会在半夜醒来。

    那个时候他已经睡了五六个小时但依然很困,所以就继续睡。这是他早睡的秘密,多年来,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优秀的控梦师,现实中无法实现的目标,梦里可以实现。

    不过,他只能控制梦境,却无法制造梦境,也就是说,梦到什么就是什么。

    由于韦夏还是个15岁的孩子,所以他梦到的事情是比较积极向上的。

    今天他和平时一样早睡。

    他想借着刚刚听到的故事,做一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梦。

    他利用书里介绍的快速入睡法睡去,然而他所想要的梦并未如期而至。他依然进入了梦里,但不是他所希望的那个梦。当他有所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自己的房间之内,不知道为何,他的房门发散着未知的光芒,就像莎沙·卡西迪甜蜜地笑着冲他招手。

    《老友记》第一季的罗斯会拒绝瑞秋的盛情邀请吗?

    韦夏不由走过去,他打开门,看见的不是客厅,不是家人,而是一片从未见过的天地,他向前而去,周遭仿佛带着无可形容的神性,四处的风景快速变化,好像时间倒流——此时正值冬天,韦夏意识到他们正在回到秋天、夏天、春天...

    他的身体飘了起来。

    传说人死之后会升天堂,韦夏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经历这件事。他死了?

    他不清楚也不确定,只是感觉身体正以不可控的方式飞上高空。

    他惊恐地发现他无法控制这场梦!

    他可怕地想到也许这根本就不是梦,他真的死了。

    正当他要放声大哭,为自己死得毫无价值而哀嚎的时候,他的身体开始下落。

    什么感觉?

    他没玩过降落伞,那种高端的游戏也不是他玩得起的,他只知道他正在下降,就像刚开局的《绝地求生》,遗憾的是他不能控制自己的落点。

    他很快便看清下方的建筑。

    可以确定的是,这里并非他的家,或者附近,也不属于纳尔伯斯地区的任何一片建筑,甚至不属于费城。

    在他看来,这里的建筑过于复古,完全不是90年代应有的模样。

    当他的目的地近在咫尺,他意识到他来到了什么地方。

    一座极为漂亮的体育馆,至少可以容纳2万个人...然后,当他以为他要在这上面摔个粉身碎骨的时候,他的身体却神奇地穿过了顶棚,并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目的地。

    韦夏无法思考,难以睁眼,太快了,也许已经达到光速——不到几秒钟,韦夏发现他的世界静止了。

    或者说他的身体不再漂浮或者快速飞翔。

    他没死。

    他活着。

    他还能思考,比如“我在哪?”,“搞了半天又是一场梦吗?”,“我醒了吧?”之类的。

    他艰难地睁开双眼,发现他就站在一面镜子前,尚不能为暴涨的身高激动,也没工夫为自己的相貌困惑,首先聚焦在他面前的,是他身上的球衣。

    上面明确无误地写着:celtics17。(凯尔特人17号)

    然后,他才看清楚自己的脸。这一刻,他的世界粉碎了,他变成了另一个人!不属于未来,而属于过去,甚至是他出生之前——波士顿凯尔特人的名人堂球员,拉里·伯德之前最伟大的白人球员约翰·‘洪多’·哈夫利切克!(john·‘hondo’·havlicek)

    韦夏捏着自己哈夫利切克的脸,他感觉到了疼痛。有人说,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看看自己会不会疼就知道了。这种说法其实有问题,99%的人在梦里产生“我是不是在做梦?”的想法时,会立刻醒来。只有那些知道自己在做梦的人让自己感受到剧烈的疼痛,才会强制从梦中苏醒。

    韦夏就是这么做的,他把自己的脸都捏红了,疼到直哆嗦都醒不过来。

    为什么?他不相信什么穿越,他仍然认为这是一场梦。

    不过,你玩弄梦境,梦境也会玩弄你。

    难道今天就是梦境玩弄他的时候?

    现在是时候解释一下为何哈夫利切克退役6年后才出世的韦夏会认识这位70年代的巨星。

    这件事要从他的爷爷说起。他的爷爷是波士顿人,现在也住在那,完整地经历了50年代、60年代、70年代...一直到80年代中后期的凯尔特人队传奇历史。他是拉塞尔的球迷,哈夫利切克的信徒,十分冒犯地将拉里·伯德称为“我的第三个孩子”。凯尔特人队史的名场面,他全部见过,他是毫无疑问的凯尔特人死忠。由于爷爷的影响,韦夏的父亲韦明亮自然成了凯尔特人的球迷。凯尔特人历代球星,给他们一家留下烙印最深的不是终极赢家拉塞尔,也不是神使般的天骄伯德,而是看起来最没气质,最缺少球星气息,连名字听起来都像阿拉巴马来的乡巴佬或者底特律的修车工。

    他有着70年代的白人最典型的造型之一。卷发,浓浓的鬓角和大鼻子以及一张马脸——此刻,这张脸深刻地落进了韦夏的视线。

    “洪多!洪多!”粗糙的声音隔着几扇门都听得见,某位留着红棕色头发的大个子白人冲进来囔道,“今天可是你的好日子,我们好好再打一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