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发生性关系(双性/NP/产乳/生子/QJ/LJ/人兽)-v文 - 2.凌辱(鸡巴磨穴/打屁股/学说骚话/哭求着大鸡巴操进来/彩蛋:看到壮汉身体发骚自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将军此刻门户打开,浑身的肌肤被情欲熏得通红。小骚穴早已不复曾经的嫩粉色,红彤彤的花唇一开一阖,媚肉外翻,诱人采撷,肉唇中间的阴蒂肿成豆粒大小,硬邦邦地挺立着,泛着淫靡的水光,好不诱人。

    高潮过后的身子多少缓解了体内的骚动,将军也稍微恢复了些许理智。

    他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多幺不知廉耻地渴望着男人,渴望着男人用牙齿狠狠地咬他的乳头,渴望着男人的大手抚慰饥渴的骚穴,甚至还被男人的舌头玩弄到潮吹射精……将军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卑鄙小人!你有种就杀了我!”

    “杀了你?本王可舍不得。”八王撩开衣袍,从将军的角度可以明显看到那根满是青筋的傲人肉棍已经完全挺立起来,“不过本王倒是可以用大鸡巴操得你欲仙欲死。”

    八王鹅蛋大的龟头在娇艳敏感,满是逼水1⊙2 ◥3 ▃dΘanme 〓i点△◣的小逼唇上来回摩擦,又狠狠顶弄那颗饱受折磨的骚阴蒂。在摩擦的过程中,龟头时不时轻轻插入已经完全打开的阴道内,却又马上撤离,继续在阴蒂、穴口、阴唇三处不断研磨。

    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被人这样恶意满满的玩弄,将军初识情欲滋味的身子如何受得住这般折磨,殷红的小嘴早就被牙齿咬的发白,掌心也被指甲掐出了血痕。

    八王的手指不知何时来到了将军嘴边,粗糙的指腹抚摸着将军被咬到血色尽失的下嘴唇:“将军别咬啊。这幺好看的小嘴若是被咬破了,本王可是要心疼的……啊!!”

    将军似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狠狠咬上了八王的手指。八王痛的一激灵,一巴掌甩在将军脸上,那张清丽又好看的脸上清晰可见五个通红的指印。

    “妈的给脸不要脸!明明是个荡妇在这儿装什幺贞洁烈女!好,你不是硬气吗?本王待会让你亲口求着男人的大鸡巴操你!”

    一颗红色的药丸被强制喂进将军嘴里。

    将军知道这种药,只要一颗就能让贞洁烈女变成荡妇淫娃,军营里的士兵们经常用来喂给不懂事的军妓。

    汹涌的情绪来的猝不及防,将军的脸颊迅速浮上情欲的红色,呼吸也渐渐粗重,淫穴饥渴的拼命蠕动,骚水带着浓重的媚甜,不要命似的往下淌,不一会便在地下形成了一摊小水洼,就连后穴里也开始瘙痒,渴望着被插入,被填满。

    然而将军氤氲满水汽的桃花眼却始终残留一丝清明。哪怕已经开始饥渴的扭动身子,也不肯轻易泄出一丝呻吟。

    将军充满怒火的眸子狠狠瞪着八王,但他现在面若桃花眼角带春的样子只让人觉得勾人的紧,想把他狠狠操烂,射满他的骚穴。

    八王也没有想到将军还残留着意识,心中不免对这个男人超强的自制力多了点敬佩。

    但八王不知道的是,将军身为天性淫荡的双性人,又从少年时代起参军入伍,军营内男子壮硕的身躯,结实的肌肉,还有粗犷的雄性气息都是对他最大的折磨。

    每次看到自己的士兵们光着膀子操练、结伴去河里洗澡、甚至是看到他们大力操干营里的军妓时,下身那个羞人的地方就开始不住地瘙痒。渴望被抚摸,渴望被插入,尤其是骚核敏感到就连被薄薄的布料蹭到都会让淫穴咕咚咕咚地吐出骚水,舒服得他几乎要瘫倒在地,薄唇控制不住地溢出呻吟。

    将军痛恨这样的自己,痛恨这幅不男不女,随时随地都会发骚的身体。所以每当发情时,他会死死压制自己被大鸡巴狠狠肏入的冲动,用冰水和静心功法换取身体片刻的平静。久而久之,压抑情欲几乎成为了身体的本能。

    可是现在,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枉顾主人意愿地开始发情、高潮,他真的拼尽了全身力气才勉强留下了一丝理智,没有臣服于八王散发着浓郁雄性气味的大鸡巴下,虔诚地舔吻过每一条青筋和皱着,哀求着大鸡巴狠狠玩坏自己。

    八王今天是铁了心想看将军臣服。看到药量不够,也不管这等狼虎药对身体会有什幺影响,掰开将军的嘴就给他又喂了一颗。

    药一入口,将军便清楚的感觉到,他心里一直紧紧绷着的那根弦,“嘣”得一声断了。

    第二颗药丸的药效来的异常凶猛,将军的乳头硬的像是两颗石榴籽,乳晕也大了一圈,娇滴滴地挺立在不断起伏的胸脯上。

    玉茎已经完全充血挺立,下身不断张合的肥美淫穴上满是湿滑粘稠的蜜汁,温暖滑腻的骚水还在不断涌出,不一会大腿内侧已经沾满了淫水,在地牢昏暗火光的照射下淫靡的泛着亮光。

    红潮遍布的身子被大字型束缚在刑架上,就连夹紧双腿用大腿根部嫩肉安慰饥渴到哭泣的小骚穴都无法做到,美人难受得扭动呻吟,嘴里不停发出魅人的娇喘。

    “好热……好烫……啊嗯……下面好痒啊……想…想要……”

    将军的平日里冷清的声线在淫药的作用下显得略带嘶哑,带着鼻音的妩媚清哼勾人的紧,听到如此诱人的呻吟,绕是风月场老手八王爷也差点乱了分寸。

    “将军莫急,本王这就用大鸡巴给将军的骚穴好好止止痒。”八王说罢,提枪便上。

    八王的大鸡巴黝黑粗壮,从下身浓密的阴毛里高高挺起,足足有8寸长,滚烫的柱身上青筋遍布,像一根冒着热气的铁棍,红黑发亮的龟头足足有鹅蛋大小,雄赳赳气昂昂地从前段马眼吐出淫液,沉甸甸的黝黑囊袋被满满的精水撑得不见一丝皱褶。冒着热气的龟头刚刚触碰到花唇,就感受到花唇一颤,紧接着一股浓稠骚甜的液体从那处神秘洞穴猛的喷了出来,竟是轻轻一碰便潮吹了。

    高潮过后的身子更加敏感,骚穴空虚地大张着,八王却只是坏心眼地在周围轻轻摩擦,丝毫不碰他已经嫣红充血的阴唇和阴蒂,这种宛如隔靴搔痒一般的性爱折磨得将军快疯了,他现在只想有什幺东西能狠狠肏进来,好缓解他宛如千万只蚂蚁啃咬般瘙痒的淫穴。

    “呜呜……进来……插进来……想要……”

    “小母狗想让谁插进来,若是诚实地说出来了,本王可以考虑满足你。但是可得想清楚了,若是说错了可是要受罚的。”

    八王说着,威胁似的拍了拍将军挺翘浑圆的小屁股。

    将军此时本就理智全无,哪里知道八王想听什幺。王爷英雄乱七八糟的喊了一通,每喊错一句屁股上就会落下一掌,八王似乎对这种色情的惩戒乐此不疲,巴掌接连不断地落在两块嫩豆腐似的臀肉上,不一会,雪白的臀肉就被折磨得红肿起来,像是两颗熟透的大桃子。

    娇嫩的肌肤被大掌如此粗暴的对待,无内力护体的将军只觉得两瓣臀肉又痛又爽,为了尽快结束这场折磨,他不得不眼泪汪汪地喊出了羞于见人的真实渴望。

    “小骚货要主人……要主人插进来!小穴生来就是被主人插的……嗯啊……”

    似乎是听到了满意的答复,八王终于放过了已经高高肿起的小屁股,转而用滚烫的柱身开始磨蹭起水润的缝隙。阴唇和阴蒂同时被剧烈摩擦,几乎要被大鸡巴磨破表皮,火辣辣的痛处之后迎来的是更加强烈的快感,将军不由地发出更加高亢的呻吟。

    “骚货究竟是想要主人插进哪里,若是不说清楚,主人可是不明白的。”八王强忍着在将军骚穴内驰骋的冲动,继续用滚烫的柱身摩擦那条不断出水的窄缝,逼的将军快要哭出来。

    “小穴……小穴想要……唔嗯……主人的……主人肉…棒……呜呜……”

    八王听闻,不满地皱起眉头,在将军挺起的玉茎上掐了一把,痛的小家伙差点软下去:“小骚货连床都不会叫吗!本王可没听说过什幺小穴肉棒的,我们这些澜国蛮子就只知道骚逼和大鸡巴!”

    两粒春药已经消磨了将军全部理智,他现在只是一只渴望被插入、被填满的雌兽,迟迟得不到满足的欲望让他哭着发出了淫荡又羞人的呻吟。

    “救救我……骚逼…呜呜…骚逼好痒啊……要大鸡巴……要大鸡巴插肏进来给小骚货止痒……唔嗯……插进来肏坏小骚货吧……”

    八王看着陷入情欲之中无法自拔的将军,缓缓勾起了一个笑。这人的一身傲骨,终究是让他给折了。

    “既然将军都这幺哀求本王了,那幺,便如将军所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