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发生性关系(双性/NP/产乳/生子/QJ/LJ/人兽)-v文 - 2.美人帝王被送入敌国皇宫接受调教,毛笔涂秘药,荤话现场教学,秘药折磨下的极致瘙痒和敏感体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慕容翎不知道这场奸淫究竟是何时结束,也不知道自己是什幺时候被赤身裸体的送进了辰国后宫。当他被一盆冷水泼醒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束缚在了一张硬床上,身旁站的小太监穿着的已经是辰国宫装了。慕容翎动了动眼皮,映入眼帘的是满屋子的精巧淫具,其中的大部分慕容翎都说不出用途。他知道这大概就是辰国用来调教不听话妃子的教坊了,既然自己被送进了这里,今后的命运也不难猜想。

    慕容翎扯了扯嘴角,那张总是带着柔和笑意的清丽脸庞露出了一丝嘲讽又凉薄的表情。果然父皇说的没错,这具身子天生就是勾引男人的狐狸精转世,千人骑万人肏的命格。

    “既然翎奴已经醒了,那咱家可就开始了。”

    一旁的校太监冷冷说完,便带了几个助手转身下去准备了。只留下了被束缚的慕容翎独自在这件淫秽又残忍的屋子里,一阵夹杂着绝望的寒意渐渐蔓延过慕容翎全身。

    一国帝君一朝沦为敌国玩物,刚刚被当做军妓用身体抚慰了敌国攻破自己国家的士兵们,此刻就宛若一个物品一般被献给了敌国王上,甚至连“人”的身份都被剥夺,太监冷了的话语让他反应过来,自己此刻已经成为了敌国皇帝的淫奴。是的,淫奴,一个连太监都可以随意欺辱的下贱奴隶。

    这一场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辰国虽大获全胜,但并未伤及百姓分毫,针对战败国的所有惩罚都将由慕容翎作为战败国的帝王用身体来一一支付,作为战败国进攻给战胜国唯一也是最终的战利品。

    小太监不一会就回来了,指挥着另外几个太监端进来了几盆滋养双穴用的浣肠香汤。在慕容翎惊恐的眼神下,小太监在怒慕容翎的双穴内插入了软管,温热的水流源源不断的流入了慕容翎的穴内,他的腹部肉眼可见的开始鼓起,可怖的饱胀感几乎要将他逼疯。

    慕容翎并不知道,这种特制香汤还有着微微的催情效果,用以浸泡穴肉可以使淫穴更加滑嫩紧致,且更为敏感。他现在注意力全然集中在快要爆炸的腹部,过多的香汤将他本来平坦的小腹撑得就像是即将临盆的妇人,好像稍微晃动一下都能听得到体内哗啦哗啦的水声。

    “好撑……嗯啊……不行了……呜……不要再进来了……停、停下来……”

    小太监不去理会慕容翎的呻吟,面无表情的在慕容翎的双穴里都灌进了一次所需的量,随后用两个大型软木塞将慕容翎的两个小穴堵得严严实实后才带着助手退了下去:“一个时辰后咱家再来服侍翎奴排泄。”

    什幺!排……排泄……

    慕容翎眼眶泛红,腹内的阵阵绞痛却混杂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感,穴内渐渐升腾起他再熟悉不过的空虚感,身前那根颜色粉嫩精致的玉茎不知何时也悄悄挺立。自己身体这种淫荡至极的反应反而使得慕容翎更加绝望。他在继位之前虽说也受尽欺凌,但从未像现在这般,先是被当做军妓,此刻又作为敌国王上的私人禁脔一般接受调教,甚至连自如排泄的资格都被剥夺,若是逼着他当着方才几个小太监的面失禁一般的排泄出来,还不如一刀杀了他。

    在这样的折磨下,等到一个时辰后小太监回来后,慕容翎浑身上下已经被冷汗浸透,整个人就像是刚刚从水里被捞出来一样,然而即使是这样凄惨的模样,他的身体却因为浸透了香汤中催情的成分而浮上了一层情欲的潮红,看上去分外可口。

    小太监并未说话,指挥着助手卸下了穴内的软木塞。软木塞已经被香汤泡涨,离开穴内的时候清晰的发出“啵”的轻响。然而慕容翎却咬紧了牙关,硬生生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收紧了穴口,没有让香汤泄出一滴。

    小太监见状,露出了一个带着三分同情七分嘲讽的眼神,对慕容翎道:“翎奴莫不是还以为自己是那高高在上的天子不成?瞧翎奴这穴眼儿的成色也不像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了,既然当了婊子就别在这儿立牌坊。咱家奉劝翎奴一句,那些个没用的自尊心还是趁早丢了比较好,不然到最后,受罪的还是你自己。”

    话音刚落,小太监的双手就来到了慕容翎高高隆起的小腹,富有技巧的按压起来。慕容翎的眼神惊恐万分,但此刻的他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小太监手上的动作。在此等按压和刺激下,两个紧绷的穴口很快到达了极限。随着两股液体猛地从慕容翎下体失禁一般的喷出,慕容翎终于颤抖着哭出了声。

    如此又反复了三四次,直到双穴排泄出的香汤再无一丝杂质,小太监才差遣助手将那些浣肠工具收了下去。

    慕容翎的眼神像是一潭无波的死水,好像刚才当着太监的面排泄的事情榨干了他最后一丝生而为人的生气。小太监并不理会这些,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大盒粉红色膏体,隔得老远都能嗅到膏体甜腻的香气。

    这盒膏体是西域秘药,千金难求,可轻易改变人的体质,凡是被次药涂抹过的部位都会变得异常娇嫩敏感,别说是刻意的触碰和亵玩,甚至衣料的摩擦都无法承受,轻轻被男人一碰便会化身为饥渴的荡妇淫娃,辰国王上为了慕容翎倒也真是下足了血本。

    小太监拿出了一只毛笔,沾满药膏后便在慕容翎雪白的双乳涂抹起来,两颗红彤彤的乳头更是被重点照顾到,被抹上了厚厚一层。药膏每涂过一寸肌肤,便带来仿佛千万只蚂蚁啃咬一般的炙热和瘙痒,再加上灵巧柔软的笔尖在两颗乳头上不断来回挑逗,让慕容翎无波的眸子霎时满是春色,双唇也微微张开,发出几声难耐的不成调呻吟,花穴早就泥泞一片,湿漉漉的一张一合。

    “翎奴,咱家现在是在玩你的哪里?”小太监一边抹药一边问话,言语中有着几分不可拒绝的意味。

    慕容翎早在之前浣肠时就对这个小太监充满了忌惮,不知道他还会有什幺屈辱的玩法等着自己,只能乖顺的开口回答道:“公公在玩……朕的……胸前……”

    此话一出,慕容翎心道不好,果不其然,小太监又拿出了一小瓶红色的液体,分别在慕容翎娇嫩又敏感的菊穴和花穴里都分别滴了几滴。一瞬间,仿佛火烧一样的疼痛从下体蔓延至全身,慕容翎痛的几乎发不出声音,眼前直发黑,眼泪几乎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翎奴若是还未认清自己的身份,咱家倒是不介意多帮扶帮扶,毕竟这祸从口出,若是在床上不小心触怒了陛下,可不像是今天这幺简单就能揭过去了。”

    这一瓶红色液体其实是宫廷秘药的一种,可以让私处保持处子一般的丝滑紧致,因为选用的都是及其刚猛的药材,往往在使用时会让人痛苦异常,但效果的确十分显着,几滴下去便让慕容翎痛的生生昏死过去了一回。索性药力来的快去的也不算太慢,半个时辰后慕容翎悠悠转醒,下体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痛感。小太监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床边,一手托着粉色药膏,一手拿着刚才装着红色液体的琉璃瓶。

    “翎奴现在可愿意回答咱家的问题了?”

    比起问题,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胁,慕容翎回忆起方才几乎像是整个人都被点燃一般剧烈的痛楚,露出了屈辱的神色,用极低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回答道:“公公方才……在、在玩弄翎奴的……乳房……”

    短短一句话仿佛用尽了慕容翎全身的力气,他轻轻合上眼,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心中一片空洞的悲怆。

    小太监听闻皱了皱眉头,双手分别在慕容翎的双乳上捏了一把,灭顶的快感像是山呼海啸,几乎把慕容翎整个淹没,他张开了樱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仿佛一只缺氧的鱼儿,几乎快要溺毙在快感当中,身下的双穴几乎是同时喷射出了一大波阴精,身前的小肉棒也颤抖着射出了精水。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仅仅是触摸乳房就可以带来宛若高潮一般的快感,那幺等到阴蒂和花唇被玩弄,狭小的穴口被大鸡巴强硬的顶开插入,每一下都直插入子宫的时候,得到的快感几乎让慕容翎不敢想象。不行的,承受不了的,绝对会坏掉的!

    然而小太监并不知道慕容翎的内心活动,不过就算他知道了,想必也不会太在意。他端着粉红色的药膏,一层又一层涂满了慕容翎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一边涂抹一边介绍着:“翎奴,那里可不是什幺乳房,是骚翎奴骚奶子和骚奶头,现在正在给翎奴的骚阴蒂上药,一会就要轮到逼唇,骚逼,和骚屁眼了。翎奴在床上最好别喊错了,若是惹得陛下不高兴了,可是要罚的。翎奴现在告诉咱家,咱家正在对翎奴做什幺?”

    秘药刚一涂上红宝石一般坚硬可爱的阴蒂,慕容翎就被刺激的浑身发软,娇小敏感的东西被柔软灵活的毛笔在上面来来回回的刺激,软软的刷毛不断扫过阴蒂,痒的他几乎快要疯掉。见那颗充血红肿的珍珠淫核被粉红色的药膏完全包裹,毛笔又来到了肥厚滑嫩的阴唇,沾满药膏的软毛同样在滑腻的阴唇上来回涂抹,难耐的瘙痒感让慕容翎淫蛇一般不断扭动着莹白的娇躯,眼里毫无焦距,整个人已经完全被情欲所支配。在情欲的控制下,一句回答被慕容翎说得百转千回,带着十成十的婉转媚意。

    “嗯啊……好痒……公公在给翎奴的逼唇上药……不要了!唔……求求公公不要用毛笔玩翎奴的骚逼,翎奴受不住了……咿呀!那里不行……不能戳进骚逼里……唔啊……穴里也好痒……好公公快用毛笔捅捅翎奴的骚逼……好深……好厉害……啊啊啊——!!毛笔戳到骚点了……要戳进骚子宫1╝2ζ3d*anΨm﹢ei点了……翎奴的骚逼被毛笔肏了……骚子宫也被毛笔肏开了……唔啊……不行了……骚翎奴要丢了……被毛笔肏的高潮了……啊啊啊——!!!”

    要说慕容翎真的是尤物,一串浪叫让这个掌管教坊的小太监都忍不住脸红心跳。小太监涂完身上所有敏感点后,换了一只更为粗长的毛笔,又给双穴的穴壁和慕容翎的子宫内都涂了厚厚一层药膏,空气中满是药膏甜腻的香气,混杂着慕容翎淫水的骚香,当真是淫靡异常。

    小太监再也不敢多待,只留下被情欲折磨的理智全无的慕容翎在硬床上难耐的扭动着。

    等到小太监回来的时候,淫药已经完全被慕容翎的身子吸收了。硬床上慕容翎的淫水已经流了一大滩,滴滴答答顺着桌面滴落到地上,在地上积成了一个小水坑。小太监弹了弹因为长时间的充血胀大而无法缩回阴唇内的阴蒂,满意的看到慕容翎的身子颤了颤,双穴猛地喷射出一大股阴精,这才露出了一点满意的神色。

    最后,慕容翎被两个小太监丢进了木桶,浑身上下都被来来回回搓洗干净后,他赤身裸体的被一床绸被包裹住,两个大汉抬着慕容翎走向了辰国王上的寝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