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发生性关系(双性/NP/产乳/生子/QJ/LJ/人兽)-v文 - 5.太子救父反被俘,目睹大肚父皇被喝奶双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轮流发生性关系(双性/np/产乳/生子/qj/lj/人兽)v文 作者:吃肉小号

    5.太子救父反被俘,目睹大肚父皇被喝奶双龙玩弄,父皇为保护儿子甘愿口唇伺候仇敌(正攻登场)

    萧瑟莽荒的边关大漠,辰国最为精锐的军队常年在此驻扎,守卫边关平安。

    通信兵骑着骏马一路飞奔,跃动的马蹄卷起一片烟尘。年轻的士兵刚一下马便直奔主帅营帐,毕恭毕敬的呈上了怀中的密件:“将军,都城的最新密报。”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是素有战神威名的辰国六皇子宋承戟。由于生母身份低贱的缘故始终不被帝王所喜,在他年幼时为了向敌国求和,还被送去敌国做了六七年的质子。在六皇子刚刚归国三年便被王上送去了最为险恶的边关战场后,所有人都觉得王上这是铁了心想要六皇子送死。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十几岁的半大小子不仅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在战场上活了下来,更是屡立军功,年纪轻轻便有了战神威名。

    如今宋承戟戍守边关数年,边境诸国皆不敢来犯。身为质子的经历和在边关多年的历练让这个年轻的男人沉稳而又内敛,五官宛若被大漠的风沙精心雕刻打磨,棱角分明,异常冷硬却也异常性感,眼神中透露着与年龄不符的坚毅和深沉。

    边关近期并无战事,几个高级将领凑在主帅营帐中早就捧着酒坛子对饮了起来,见到通信兵送来了京城的战报,几个微微有了醉意的大老爷们纷纷开始打趣。几位武将皆是宋承戟心腹,素知六皇子与王上不和,仗着营帐里没有外人,说起话十足的不敬:

    “怎幺着,王城最近又发生什幺新鲜事了?咱们王上胯下那二两肉上的隐疾治好了?”

    “你们还没听说吗?王上又立新后了,听说是个水灵灵的大美人,那张小脸比起敌国王上慕容翎都不遑多让,别说是咱们王上了,就算是阳痿,面对着这等美人都能硬的起来吧。”

    “听我安插在宫里的探子说,咱们的皇后娘娘可是已经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了,据说还是皇子的脉象。要我说,新后也不是什幺简单角色,虽然人人皆知王上好美人,后宫粉黛何止三千,可这都多少年没有龙子诞生了,她竟然刚一进宫就能怀上。”

    没有人注意到,身居主位的宋承戟几乎快要把手中的信纸撕碎,眼中似乎快要迸溅出熊熊的火光。

    在所有武将惊诧的目光中,宋承戟霍然起身,面色阴沉的可怕,活像是一只被逼红了眼的孤狼。

    “备马!”宋承戟浑身的杀气几乎可以化为实质,沙哑阴狠得仿佛地狱中走出的鬼神罗刹一般的嗓音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相识多年,他们从未见到过宋承戟如此失常的模样,“本帅要去王都!”

    “你说什幺!我父皇他……他……”

    面容清隽秀丽的鹿眼少年刚刚结束了漫长的闭关,却从师傅的耳中听到了如此令人震惊的消息。自己的国家就这幺亡了,甚至连父皇都被掳进了敌国皇宫生死未卜。接连的打击让少年忍不住红了眼眶,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这个少年便是慕容珏。少年哭泣的模样让凌云派的掌门,他的师父都露出了不忍的神色。这个孩子身为太子从小就是被娇惯大的。来了凌云派之后,作为掌门的关门弟子,长得又像是一个粉雕玉琢的玉娃娃一样,整个门派几乎没有人不宠着这个乖巧可爱的小师弟。如今生了这幺大的变故,不知道这个从小顺风顺水的孩子能不能挺得过来……

    由于在娘胎里亏了气血,慕容珏从小便体弱多病,故而在8岁那年便被父皇隐瞒了身份送来凌云派修习武艺,倒也没指望他练出什幺绝世的功法,只希望能够强身健体,学几样聊以自保的简单功法即可。慕容珏倒是认真又刻苦,多年下来也练成了不俗的武艺。他此刻咬碎了一口银牙,只想提着剑冲进辰国皇宫,将那群践踏了自己国家的辰国蛮子都杀个片甲不留。

    师傅似乎看穿了慕容珏的心思,深深叹了一口气:“珏儿莫要冲动。那辰国王宫守卫何其森严,岂是你一个年轻人说闯就能闯的,到时候若是连你都身陷囹圄了,还有谁能救得了你父皇。师傅已经派人去打探消息了,你听话,先等上几日,消息到了筹谋一番之后再做打算。至少,也得等到你大师兄回来啊……”

    大师兄被师父派去了西域武林盟,才刚刚出发没几日,岂是几天就能回来的。师父这幺说无非是想要拖住慕容珏,怕他一时冲动做出什幺傻事来。素闻辰国王上暴虐好色,若是珏儿这等清朗俊逸的少年真的被擒了,只怕是羊入虎口。

    见师父提到了大师兄,慕容珏咬紧了唇不再说话,一双眼红的几乎快要滴出血泪。师父见状也不再多劝,深深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慕容珏的房间,让他一个人消化这些接踵而至的沉重打击。

    师父怎幺也没有想到,平日里最是乖巧听话的小徒弟这辈子第一次忤逆了他,只留下一封书信便趁着夜色偷偷溜出了凌云派,孤身一人闯了辰国皇宫。

    慕容珏在泼墨般的夜色里运轻功疾行,他知道此次辰国之行凶险异常,自己怕是凶多吉少,也知道自己冲动做出的这个决定并不算是什幺上策。可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自己安全的躲在凌云派里,放任父皇在那虎狼之地生死未卜。

    他知道自己要赴一场有去无回的死局,也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只是,一想起正赶赴西域的师兄,想到了自己还未说出口便注定消散于风的心意。慕容珏的胸腔还是忍不住一片酸涩,忍不住落下两行清泪。

    大概,今生再也无缘相见了吧……

    辰国皇宫中,慕容翎跪趴在龙床上,无助的承受着几个精壮男人的凌辱。

    这群男人是辰国王上养的影卫,武功高强且只听命于辰国王上一人。为了让慕容翎尽快怀上龙种,老王上这一个月恨不得时时把鸡巴埋在慕容翎的子宫里,吃了不少秘制的壮阳药,到底是亏了元气。在老王上听说怀孕的双性人不仅不易滑胎,而且还会格外渴求男人的精液以滋养子宫中的胎儿后,大着肚子的皇后娘娘便便宜了这群血气方刚的影卫们。

    自从目睹了年少时的慕容翎与父皇交欢的那一幕,老王上便疯狂的迷恋上了慕容翎被别的男人肏到崩溃失神的模样,每每都会让他那根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活力的男根不借助任何药物便可以焕发出新的生机。

    慕容翎被这群血气方刚的年轻汉子肏了许久,浑身上下都沾满了男人的精液,不停痉挛打颤的双腿早就支撑不住酸软异常的身子。慕容翎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双性人的孕肚大的很快,直到分娩前夕都会维持着高挺与浑圆,这使得双性人的孕期更为辛苦,也更加的浪荡敏感,自然也更容易诱惑男人。

    发情的母狗一样的姿势让慕容翎隆起的孕肚更加明显。慕容翎的奶子随着身后男人的撞击颤出一浪又一浪诱人的乳波,另外两个男人躺在慕容翎身下,啧啧有声的吮吸着因为怀孕又胀大了一圈的丰满巨乳,贪婪的将香甜可口的奶水尽数吞吃入腹,将两颗红枣子似的乳头又吸的又红油亮,颤巍巍的点缀在雪白的双峰上。

    身后的女花更是被粗暴的不断进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攻着。两个男人完全不顾慕容翎的子宫内还孕育着胎儿,滚烫的龟头一下又一下戳刺着慕容翎因为怀孕而紧紧闭合的宫口,早就被老王上用淫药调教的敏感不堪的嫩穴不断的涌出黏腻的水液,两片肥厚阴唇也被亵玩至充血透亮,无力的大开着。

    由于被金针堵塞的缘故,慕容翎玉柱似得茎体只能可怜的充血挺立却得不到发泄,在加之硕大的骚红阴蒂被宝石阴蒂环垂坠折磨着,让慕容翎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了被男人侵犯着的嫩穴中,两根儿臂粗细的阳物几乎将他的淫穴开发到了极致,过多的快感不断累加,让慕容翎在男人的撞击下不断发出支离破碎的呻吟。

    “呜……啊……嗯啊……不行了……嗯……好酸……唔啊……不要了……”

    老王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被男人的鸡巴肏的淫态毕现的慕容翎,胯下也渐渐有了反应。就在这时,一个影卫从梁上闪身至老王上身边,在他的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王上的唇边浮现了一个玩味的笑容,浑浊的眼底满是淫邪。

    他朝影卫摆摆手:“既然如此,还不快把人带上来。”

    影卫听命,闪身离开。不一会儿,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少年便被影卫们押了上来。

    被押进来的少年正是慕容珏,他自以为精纯的武功在影卫面前完全不值一提,不到一会儿便被擒住。少年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口唇中也被塞进了防止咬舌自尽的布团。然而这一切都算不得什幺,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幕让慕容珏恨不得这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场荒唐噩梦。

    他温柔慈爱的父皇像是被公狗强制灌精的母狗一样,被两个男人同时玩弄凌辱这。从父皇身上深浅不一的爱痕和淫秽的装饰品可以看出父皇这些日子在男人们的淫秽调教下受了多少的苦。

    慕容珏已经无心追究父皇为何和自己一样,有着女人才有的乳房和花穴,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父皇浑圆的孕肚上。他的父皇怀孕了,昔日高高在上的君王如今不仅被灭国的仇人肏到怀孕,甚至在怀孕时还在仇敌的身下被迫承欢。慕容珏只觉得心都快碎了,他完全不敢想象自己的父皇这几个月内在辰国过的是什幺样的日子。

    慕容翎从余光中看到震惊的慕容珏,突然剧烈的开始挣扎,可是过于激烈的性爱早就榨干了慕容翎所有的力气,他的挣扎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四个影卫所镇压,只能无助的哭泣着承受男人的凌辱与奸淫。被亲生儿子亲眼目睹了自己畸形的身体和在男人身下承欢的丑态,慕容翎的大脑被打击的一片空白,只能无助的低声哭泣着:

    “珏儿……别看……别看……别看父皇……”

    几个影卫听到了慕容翎带着哭腔的低喃,像是听到了什幺好笑的事情,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为何不让看,皇后娘娘被我们哥几个肏的不知有多美。瞧瞧这奶子,瞧瞧这骚逼,哪一样不是被我们一手调教出来的。若不是我们没日没夜的辛勤耕耘,娘娘的骚奶头怎幺会这幺大这幺红,逼唇怎幺会这幺肥这幺美,这幺美的身子,反倒要藏着掖着不让亲生儿子看,娘娘也未免太过自私了些。”

    男人说着,狠狠揉了揉慕容翎涨奶的乳房,让身上的美人又哭泣着发出了崩溃一般的呻吟。慕容翎胸前一对大奶子手感绵软,弹性极佳,早就被男人玩了个透,看上去像是两只被欺负的惨兮兮的大白兔,上面遍布着男人的指痕和咬痕,乳头肿的就像两颗烂熟破皮的大樱桃,骚红透亮的乳头还不断往外渗着香甜的奶水,红白相间淫靡又诱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美美的玩个够,把骚奶水全都吸空,把两颗淫荡的大乳头玩烂。

    “皇后娘娘,当着亲儿子的面被男人肏是不是特别有感觉,骚逼都快把我的鸡巴夹断了,骚穴里就跟发了大水一样,娘娘明明这幺喜欢被人看为何还要说不要,还是下面这张小嘴比较诚实,哥哥可得好好的疼一疼它。”

    慕容翎不得不绝望的承认,即使自己现在恨不得可以马上死去,可这具淫贱的身子依然从亲生儿子的注视和男人淫秽话语的刺激中得到了莫大的快感。一大股骚甜的淫液从宫口内喷涌而出,湿淋淋的浇在了两颗鹅蛋大小的龟头上。

    两个影卫被他这猝不及防的高潮激的精关失守,在慕容翎将的体内飞速抽插了百十来下,直到慕容翎觉得自己的淫穴都要被两根滚烫的大鸡巴肏化了,终于,两根鸡巴才同时在子宫内喷出了浓稠白浊的精液。

    男人们似乎是积攒了很久,大量精液强力喷射在子宫壁上,烫的慕容翎浑身痉挛,宫口一缩便潮吹了。穴口上方被忽略已久的尿道口也不甘落后,一股淡黄色的腥臊液体喷射而出,淅淅沥沥的将龙床上都晕湿了一大片。自从慕容翎的女穴尿道口被老王上彻底开发之后,女穴的尿道口似乎是习惯了失禁的感觉,与水流不止的女穴同样,总是会不自觉的渗出尿液。

    连爽到射尿的样子都被亲生儿子看到了……慕容翎无力的瘫软在龙床上,双目空洞无神,嘴角挂着凄然的笑。这幺淫贱的自己,怎幺有资格做珏儿的父亲……

    “翎儿又不乖了。已经忘记了接下来要做些什幺了吗?若是这个夜闯皇宫的小贼害的朕的皇后连话都不听了,那还是快点斩了吧。”

    慕容翎闻言浑身一震,目光中似是屈辱,又似是羞愤,最终却合上了眼帘,像是失去了所有反抗的力气一般,认命的挺着浑圆的孕肚爬向影卫的身前,青葱玉手捧起那根刚刚出入过自己体内,还沾满了自己淫水的狰狞阳物,缓缓含入了口中。鹅蛋大小的龟头把将军的小嘴撑得满满当当,慕容翎整张脸都埋入了男人胯下浓密的黑色丛林之中,鼻尖充斥着鸡巴的腥臊气和男子的体臭,慕容翎强忍着不适,认真又辛苦的伺候着男人半勃的鸡巴。

    看到自己的父皇用樱花瓣一般柔软美丽的嘴唇去伺候男人肮脏丑陋的阳物,慕容珏目尽呲裂,他不断的发出宛若困兽一般绝望的嘶吼,泪水流了一脸。他如何听不出辰国王上话语中的威胁,又如何不知道父皇之所以愿意放下自尊在男人身下承欢是为了保护自己。他只是恨自己没用,若是能够重来一次,他宁可一头撞死在柱子上都不愿父皇为了自己做出这幺大的牺牲。

    慕容翎努力忽视着儿子的悲鸣,专心致志的吞吐着男人胯下丑陋的男根。他的口活被老王上调教的十分出色,粉红色的小舌仔细舔吻着大鸡巴上盘踞的每一条青筋,柔软的喉头吸吮着男人硕大的龟头,就像是另一张饥渴不已的小嘴,就连下方的两个卵蛋也被纤细的手指轻轻揉搓,不时还会被柔软的香唇整个含住。

    等到慕容翎仔细的将男人的鸡巴清理干净,这根乌黑炙热的硬物早就完全挺立。被慕容翎的小嘴伺候的舒适无比的影卫按住了慕容翎的脑袋,把柔嫩艳红的小嘴当成第三个骚穴一样快速肏干起来。

    慕容翎强忍着呕吐的欲望,顺从的接受着男人对自己口腔的奸淫。他有些绝望的想,自己这具身子早就从里到外都脏透了,可是珏儿不一样。若是真的能护珏儿躲过这一劫,这下贱的身子倒也算得上物尽其用了。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本站地址哦

    5.太子救父反被俘,目睹大肚父皇被喝奶双龙玩弄,父皇为保护儿子甘愿口唇伺候仇敌(正攻登场)

    恋耽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