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发生性关系(双性/NP/产乳/生子/QJ/LJ/人兽)-v文 - 6.影卫验身青涩太子,大肚父皇的羞耻教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轮流发生性关系(双性/np/产乳/生子/qj/lj/人兽)v文 作者:吃肉小号

    6.影卫验身青涩太子,大肚父皇的羞耻教学,太子被迫近距离观察父皇女花,被丰沛汁水淋了一脸

    慕容翎淫态毕现的样子似乎更勾起了老王上施虐的欲望。

    将曾经皎月般高贵又纯洁的翎皇肆意玩弄,让那双永远带着温和笑意的眸子染上艳丽的情色,让他婉转的嗓音只能发出淫荡的呻吟。这个男人,曾经就连多看一眼都好像是对他的亵渎,可如今,他却只能被自己彻底弄脏,玩坏,辛苦的挺着大肚子为自己孕育子嗣,像低贱的性奴一样纾1◆2⊿3 ▓d ◥an ▓1i点 ▂▽解自己的欲望。

    而现在,自己还得到了他的儿子。

    老王上让影卫们退到一边,自己坐在了龙床上,不顾太医的嘱咐服了禁药后便抱起了慕容翎。老王上环着慕容翎的大腿,强硬的将他的双腿分开到了极致,让慕容翎整个人以小儿把尿的姿势悬在了老王上的大腿上方,这样的姿势让慕容翎高挺的孕肚和湿淋淋的下体就这样无遮无拦的暴露在人前,正对着被影卫们钳制住的慕容珏。

    饱经蹂躏的肉花艳丽异常,肥厚滑腻的花瓣肥厚滑腻,软塌塌的无力绽放开来,露出被肏的无法合拢的红烂肉缝,方才被男人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着淫水往外汩汩流出。烂樱桃似得硕大阴蒂被宝石阴蒂环禁锢在肉唇上方无法缩回,稍微一点轻微的刺激便会带给这颗淫荡的小东西承受不住的快感。

    慕容翎咬着唇偏过头去,避开儿子震惊却又心疼的目光。

    老王上因为药物而坚硬滚烫的阳物抵着慕容翎的菊穴入口,炽热的温度烫的他浑身都泛起了红。他感受到硕大滚烫的肉韧一点点破开了紧致的内部,每一条皱褶都被粗大的阳物撑平。老王上在将龟头整个埋入温暖紧致的水穴当中后,丝滑的触感爽的他忍不住低吼了一声,抱着慕容翎狠狠下压,一瞬间便将自己那根狰狞可怖的东西连根没入慕容翎的穴内,随机大力耸动腰身,当着儿子的面便开始猛肏他的父皇。

    铁杵一样粗黑坚硬的阳物对着穴内的骚点猛戳,慕容翎只觉得自己的魂魄都快要在这样疯狂的肏干当中顶飞了出去。空虚的女穴因为缺乏了男人的抚慰,饥渴不已的蠕动着,淫水已经在地面上积了一大滩。慕容翎用牙齿咬住纤弱的手臂,妄图可以压抑下色情的呻吟,在亲生儿子的注视下被灭国的仇人肆意凌辱已经快要突破慕容翎的心理承受极限。但即使是这样,儿子的目光却让被调教的熟知情欲的身体更加敏感,后穴紧紧的咬着老王上的男根,让体内肆虐着的鸡巴忍不住又胀大了几分。

    慕容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被男人玩弄的模样,与自己还并未被任何人造访过的身体不同,父皇的身体散发着成熟的媚态,高高隆起的孕肚又大又圆,胸前一对大奶子像是两只跳动的大白兔,上面遍布着男人的指痕和咬痕,乳头肿的就像两颗烂熟的大樱桃,尖端还微微往外渗着乳白的奶水。身下的两朵花瓣更是一副被男人疼爱的狠了的样子,肥厚的逼唇又红又肿,被男人们至少扯大了一倍,看起来饱满又多汁。

    然而两瓣滑腻幼嫩的蚌肉此刻无力的耷拉着,露出被肏的合不拢的穴口,艳红的媚肉大剌剌的外翻,一呼一吸地拼命蠕动,像是两张吃不饱的小嘴。不停分泌出的淫水在地下都积了一滩,在流出时还会带走几股浓稠的精水。慕容珏虽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子,但对床笫之事也并不是一无所知,他知道男女在行夫妻之礼的时候女子的穴内会自动分泌出水液方便男子插入,可现在这样不停喷汁的泛滥样子几乎称得上是异常了。

    父皇腿间的阴蒂也红肿肥大的不可思议,被强迫套上了红宝石蒂环的阴蒂已经肿的收不进逼唇里了,像是一颗骚红色的大玛瑙,偏偏那处还敏感至极,被轻轻一碰都会给主人带去无法承受的巨大刺激。这颗被太多人玩弄过的骚浪阴蒂早就不复曾经的娇小与精致,就算没有了阴蒂环的固定,怕是也已经几乎已经撑开了两片阴唇,像是一颗艳红透亮的红樱桃,娇滴滴颤巍巍的挂在两腿之间,只要轻轻触碰一下便会让慕容翎的身体诚实的给出淫乱的反应。还是处子的青涩少年压根想不到,敌国的老王上为了满足自己淫邪的欲望,究竟对自己父亲的身体进行了怎样淫乱的改造,曾经慈爱又高洁的父皇,现在已经被男人彻底改造成了完美的性爱玩具。

    自己淫乱的样子被亲生儿子尽数瞧了去,这样的认知让慕容翎羞耻的恨不得马上昏死过去。他看到儿子震惊的目光,忍不住又落下了眼泪。曾经温柔慈爱父皇的外壳在儿子面前被敌国的王上一点一点尽数撕裂,露出其中破败不堪的内核,一个有着不男不女的淫荡身体的自己,有什幺资格得到珏儿的敬爱,又有什幺资格为人父亲……

    老王上似乎是不够带劲,对着钳制住慕容珏的影卫使了个眼色,几个得了命令的影卫给慕容珏喂了软筋散后解开了他身上的绳索,随后三下五除二便尽数除去了慕容珏的衣物,将少年修长的身躯赤条条的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影卫将光裸的慕容珏抬起,大力分开少年的双腿,与他的父皇一样,少年尺寸可观的阳物下方,赫然是一处女子的花唇。其中一个影卫猝不及防的将手指刺入,稍加探索后便向老王上禀报:

    “回禀王上,还是处子之身。”

    此时,被老王上紧紧锁在怀里的慕容翎已经满面泪痕。他发疯一样挣扎起来,困兽一般嘶吼着,妄图可以阻止影卫们对自己儿子的残忍暴行,然而他的反抗却被老王上制服,整个人都被禁锢在老男人的怀抱中,就连口鼻都被老男人用手捂住,只有一双蕴满了水汽的双眼,满是绝望和痛惜。

    老王上一边肏弄着怀里的慕容翎,一边又给影卫比了个手势,两个身强力壮的影卫便将他们的两根冒着热气的狰狞巨屌抵在了慕容珏紧紧闭合的花唇上,只等待老王上一声令下,两根儿臂粗细的鸡巴便会同时顶入少年的处子穴中,将那处紧致的地方彻底撕裂。

    “朕的皇后莫不是心疼了?别怕,只要翎儿乖乖的,朕怎幺会舍得让影卫伤了你的孩子呢。”慕容珏听到老王上的话语,挣扎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他知道,这个恶劣的老男人怕是又想出了什幺羞辱自己的法子,才会以珏儿的贞洁相威胁逼自己就范。果不其然,老王上紧接着便下达了接下来的指令。

    “只是珏儿多少也到了开荤的年纪,这夫妻之间床笫间的趣味,自然还是由亲生父亲教导最为合适了。”老王上说着,指挥着影卫将慕容珏抬了过来,让他的小脸正对着自己亲生父皇的花穴。

    慕容珏从未这样近距离的观察过任何人的雌穴,而现在,面前这一朵完全成熟绽放的美艳女花属于自己敬爱的父皇,鼻腔甚至充满了父皇女穴骚甜的气息,这样淫荡的距离让慕容珏的脸红成一片。

    这样淫荡又隐秘的部位被亲生儿子清清楚楚的瞧了去,让慕容翎羞的恨不得立刻昏死过去才好,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自己的女穴着实太过敏感,艳红的肉穴甚至可以感受到儿子呼出的气息喷洒在花唇上,麻麻痒痒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咕咚一声吐出了一大波淫水。

    老王上见父子二人都进入了状态,便用手扒开了慕容翎两片湿漉漉的肥美蚌肉,找到了充血挺立的蜜芯淫核,开始狠狠揉搓研磨,只把那本就敏感不堪的阴蒂玩弄地好似包着水液,亮晶晶的红肿着,淫穴更是不受控制地淌下一股又一股骚甜的淫水,将那骚穴沾染的无比晶莹,却又无比放浪。

    “翎儿快教教你的皇儿,朕正在玩弄的这处是哪里?有什幺用场?”

    慕容翎羞的几乎快要落下泪来,可为了珏儿,慕容翎还是强忍着羞耻和痛苦,带着哭腔说出了淫荡的话语:“呜……王上……王上正在玩弄翎儿怀了孕的骚逼……啊……嗯……唔啊……骚逼生来就是给男人肏的……男人的鸡巴肏的越狠……骚逼就越舒服……”

    老王上像是很满意慕容翎的回答,大发慈悲的放过了羞愤欲死的他,自顾自的开始给近在咫尺的慕容珏解说起来。

    “这处便是你父皇的淫核、骚阴蒂,轻轻一碰就能让他爽的喷水。正常女子的阴蒂娇小可人,至多不过豆粒大小,像你父皇这幺骚这幺大的阴蒂可谓举世罕见,如果不是淫贱到极致、一天都少不了男人肏的骚母狗,怀了孩子还天天用他的水逼勾引男人玩他的穴,怎幺可能会有这幺大这幺肥的阴蒂呢。”

    老王上说着,手指便开始揉捏慕容翎肥大的如同烂樱桃一般的骚浪阴蒂,让慕容翎尖叫着喷出了一小股骚甜的蜜液。随后,老王上两指掰开了慕容翎的雌穴,将那汁水丰美的桃源密地扯成了一个合不拢的圆洞,强迫着慕容珏将自己父皇的骚穴从里到外看的一清二楚。由于怀孕后宫口下移的缘故,慕容珏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父皇怀了孩子的子宫由于被太多男人粗暴的玩弄过,红肿的就像一个烂李子。

    “这里就是你母妃的骚逼了。你别看这里现在这幺嫩这幺紧,其实这里早就身经百战,阅屌无数,两根大鸡巴一起肏进去都不会坏。不过这也难怪,你父皇本来就天赋异禀,孩子都生过了这处骚穴竟然还是比处子还要紧、还要会吸。骚穴里面本应该和珏儿一样,有一层象征着贞洁的处子膜,只不过你骚父皇的这层膜,早就被他的亲生父亲给肏破了。骚穴的最里面就是你父皇的骚子宫,只要被男人的精液灌进去,肚子就会一天一天的大起来。虽然这里面现在怀的是朕的龙子,可你之前也在这里面住过十个月,对这里应该不陌生……”

    什幺?!自己竟然是父皇所生!

    老王上见到慕容珏一脸的震惊,心知慕容翎估计是隐瞒了儿子他的真正身世,他看着慕容翎仿佛一戳就会彻底破碎的脆弱表情,更加恶劣的说出让慕容翎濒临崩溃边缘的话语:

    “翎儿竟然连亲生儿子的身份都隐瞒了?你难道没有告诉他,你的亲生父亲是如何用那根肏过你母妃的大鸡巴强行奸淫了你、破了你的身子,没有告诉他你的亲生父亲是怎样把你监禁在偏僻的寝宫里日夜奸淫,没有告诉他你的父皇、他的皇祖父是怎幺用又烫又浓的精水射满你的子宫、射大你的肚子,没有告诉他你竟然怀上了亲生父亲的孩子?被亲生父亲肏大了肚子也就罢了,可你竟然对外宣称这个孩子是你与宫女所生,还要他叫你父皇。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慕容珏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团浆糊。原来父皇口中那个温柔娴静的母妃不过是为了隐瞒事实的假象,自己是父皇被皇祖父乱伦强奸后生下的,自己叫了这幺多年的父皇,竟然就是自己真正的母妃!

    “翎儿真真是不诚实,这幺重要的事都自己藏着掖着。若不是今天朕及时发现,还不知道珏儿要被你隐瞒到几时。择日不如撞日,亲生儿子的身世,翎儿还是亲自说出口的好。”

    慕容翎全身都因为羞耻而染上了一层绯色,他忍受着后穴传来的一波波快感,在老王上的胁迫下断断续续哭泣着说出了自己亲生儿子的身世:

    “珏儿,珏儿,母妃骗了你……呜……你是母妃用骚逼生下来的孩子,母妃被你的皇祖父、母妃的的亲生父亲强暴了,他把母妃囚禁在寝宫,每天都来肏母妃的骚逼……嗯啊……把热热的精液射满母妃的骚子宫,把母妃的肚子都干大了……嗯啊……不、不行了……要去了……咿啊——!!”

    这样骚浪的话语似乎用尽了慕容翎全部的羞耻心,在他崩溃一般的说出最后一个字之后,在强烈的羞耻下更加敏感的女穴竟然在没有任何抚慰的情况下潮喷了。汹涌而丰沛的淫水喷溅而出,骚甜的水液淋了慕容珏一头一脸。

    慕容翎突如其来的潮喷也使得后穴瞬间缩紧,老王上猝不及防被夹到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浇灌在后穴肉壁上,烫的慕容翎直哆嗦,浑身不断的抽插痉挛着。

    老王上的男根由于药物的作用,依旧还硬挺着。从慕容翎的后穴中抽出去之后,老王上指挥着影卫将父子二人换了位置,后穴还汩汩流出男人阳精的父亲被拖到了床下,由几个影卫禁锢着,全身赤裸的儿子,却被送上了老王上的龙床。

    慕容翎见到这个禽兽糟蹋了自己还不够,又即将对自己唯一的儿子,捧在掌心的珍宝下手,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如此天真,以为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和尊严便可以保护珏儿不受伤害。他发疯一般的挣扎着,朝着老王上发出绝望又凄厉的嘶吼:

    “骗子!你说了你不会伤他的!你说了你不会伤他的!”

    慕容翎被影卫死死的钳制住,只能发出无助的哭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珏儿即将被这个老男人糟蹋,忍不住悲从中来,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然而色欲熏心的老王上早已无暇顾及,他现在满心都是这个年轻又青涩的小美人和他美妙的肉体,哪有心思去管慕容翎的死活。

    “朕哪里舍得伤他,朕分明是要用这根肏的翎儿欲仙欲死的宝贝好好疼爱他。当年翎儿的处子身竟然被你父皇强占了去,朕的翎儿,朕还没来得及碰一下,就被你父皇给肏熟了。朕悔了十七年,怨了十七年,索性上天待朕不薄,给朕送来了清清白白的珏儿。当初是你和你父皇负我在先,现在朕给你们的儿子开苞,也算得上是父债子偿了,哈哈哈哈哈!”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本站地址哦

    6.影卫验身青涩太子,大肚父皇的羞耻教学,太子被迫近距离观察父皇女花,被丰沛汁水淋了一脸

    恋耽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