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发生性关系(双性/NP/产乳/生子/QJ/LJ/人兽)-v文 - 9.大肚父子被群臣轮流亵玩,奶孔被堵,涨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轮流发生性关系(双性/np/产乳/生子/qj/lj/人兽)v文 作者:吃肉小号

    9.大肚父子被群臣轮流亵玩,奶孔被堵,涨奶屈辱求男人疏通;受受相亲父子磨镜,被迫帮对方清理体内白浊

    自从慕容珏也被老王上开苞之后,老王上几乎每晚都会去临幸父子俩,若是自己体力不支了便召唤影卫代替自己,让父子二人的每一处嫩穴都时刻含着男人的精液。

    很快,慕容珏便有了身孕。御医掐着脉象算了算日子,正是慕容翎被开苞轮奸当日怀上的孩子。老王上欣喜若狂,当即封了慕容珏为贵妃,不顾满屋子的外人在场,将慕容珏压在榻上便又强要了好几次。慕容珏感受着男人在自己身体上的律动,轻轻用手抚摸上了现在看起来还十分平坦的小腹,这个孩子彻底击碎了慕容珏的最后一丝幻想,让他知道,从今往后,曾经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小太子彻底沦为了老男人身下的玩物,也让他知道,他和他的师兄,从此再无一丝可能。

    怀孕使得慕容珏原本平坦的胸部开始了二次发育,虽不若他父皇那般高挺丰满,却也有了寻常女子一样的大小,白皙挺翘的小奶子像是两座小巧的雪山包,而山尖上两抹樱红色乳头更是娇美动人,一呼一吸之间带起一阵微弱的起伏,两枚鲜红茱萸震颤着仿佛在诱惑男人去采撷。

    由于慕容翎怀孕良久之后才开始产奶,让老王上等的心焦不已,故而在慕容珏怀孕初期,便给他用上了最烈性的催乳淫药。可怜的小太子每日忍受着娇嫩的小奶子如同烈火烤炙一般的火辣痛楚和饱涨感,还被迫挺起自己的胸膛,主动将两颗蜜桃似得奶子送进男人的嘴里,带着哭腔请求男人为自己疏通奶孔,羞愤的几乎快要晕过去。

    老王上毕竟已经到了年龄,精力大不如前,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不得不暂时放弃了亲自上阵玩弄两个美人。每日除了观看影卫代为调教肏弄两个美人之外,老王上最喜欢做的便是让父子俩并排躺在床上,两只手同时抠挖玩弄美人的下体。看着两个丰乳肥臀的大肚美人只能玉体横陈地躺在床上,露出他们水嫩嫩的肉穴供自己欣赏亵玩,在自己手指的刺欲的红晕,老王上的征服欲就会膨胀到极点。

    某个夜晚,十几颗硕大的夜明珠将宴厅照的恍如白昼。辰国群臣纷纷聚集在宫内宴厅,成群地对饮交谈着,眼里是按捺不住的淫欲和期待。

    为了增进群臣之谊,保证国家的肱骨之臣能够全心全意地效忠于国家,辰国的王上常常会举办这类宴会,每次在淫宴上,王上都会搜罗到几位绝世佳人共大臣们淫弄亵玩,等现任王上继任王位之后,更是时常派出最受宠的后宫佳丽们给大臣尝鲜。辰国的后宫中,哪位娘娘最骚,哪位娘娘最浪,哪位娘娘水最多,哪位娘娘最会伺候人,除了老王上之外,这些位高权重的臣子们也是一清二楚。

    这些臣子们都知道,老王上立了新后,前些日子还新封了皇后年轻貌美的儿子为贵妃,这等父子共侍一夫,坐享齐人之福的美事着实让这些臣子们艳羡了好一阵子。既然今日他们汇集于此,说不定待会儿自己也可以尝一尝传说中艳绝天下的父子俩究竟是什幺滋味。

    老王上今天来的格外迟一些,他看着两个美人因为今日的淫宴被宫女们施了粉黛,更显得眉如远黛,唇若朱丹,再加之美人均被喂了淫药,只能承受着一浪又一浪快感的侵袭,绝色的脸上覆盖了一层柔媚的春意。老王上看得心痒,但苦于前些日子用药过多伤了根本,用口唇和手指便将两个美人玩弄的鬓发散乱,高潮连连,如此一来便又耽误了不少时辰。

    君臣之间照例说了一番冠冕堂皇的场面话,饮了几杯酒,气氛渐渐变得热烈起来。

    老王上见群臣都起了性质,也便不再藏着掖着,与身旁的太监耳语了几句,便有人抬着身着绫罗的皇后与贵妃来到了殿上。

    饶是这些位高权重的辰国重臣这些年跟着老王上见识了不少佳丽,两张相貌异常相似,气质却迥然不同的面容也一瞬间夺去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神。慕容翎一身的肌肤还是如豆蔻少女一般光滑细嫩,脸上甚至连一丝细纹也无,但看这张面容任谁都想不到这个过分精致的男人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岁月赋予了他成熟沉稳的风姿,而常年居于上位的帝王生涯也在这张脸上留下了与生俱来的凌然贵气,一边让人不忍侵犯,一边又让人忍不住想要禁锢和蹂躏。他的儿子慕容珏则与他相反,无论是面容还是身段都带着诱人的青涩,天真的大眼睛仿佛一只不谙世事的幼鹿,看上去纯洁又无辜,轻易便能激起男人心底最阴暗的欲望,让人忍不住想要将这份纯洁和天真彻底摧毁。

    男人们纷纷围了上来,抚摸着美人裸露在外的滑腻皮肤,七手八脚地去解美人身上繁复又碍事的衣衫。父子二人被喂了烈性催情药物,莫说是挣扎了,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手掌刚一触碰到滚烫的肌肤便会引得身下的身体一阵颤抖,一张口便是一串甜腻至极的呻吟。

    待到二人的衣衫被全部退去,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来,众人才发现其中别有洞天。

    父子二人皆挺着浑圆的孕肚,高高隆起的腹部与纤细的身段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却给此时的二人增添了几分独特的性感与别样的风姿。二人现在已经开始涨奶,丰沛的奶水让本就丰满的两团乳肉丰满的像是两个大奶球,仿佛轻轻摇晃都可以听得到内里哗啦哗啦的水声。然而此时,用于宣泄的两个奶孔都被细细的金针堵住,淫药使得敏感的身体源源不断的生产着奶水,可唯一的出口却被封死,胸乳上传来的阵阵瘙痒和疼痛折磨的两个美人几乎垂下泪来。

    有男人坏心眼的舔上了慕容翎慕容翎红樱桃一样透亮饱满的乳头,饱受情欲折磨的美人昂起修长的颈子发出了一声尖锐至极的淫叫,身下的两处花穴更是不受控制的喷出了两股黏腻的淫液。被男人当众亵玩乳头至高潮的羞耻感让曾经艳绝天下的美人帝王低低的啜泣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样子更是惹人怜爱。

    “舔舔骚奶头就高潮了,娘娘可真是骚,我们辰国的皇后娘娘怎幺会是这种被野男人玩一玩乳头就会喷骚水的浪货呢?别是王上从王都的青楼里找来最骚浪最下贱的妓子来糊弄我们吧。”

    此时慕容珏的状况也并未好到哪里去,他的花穴和菊穴都被男人粗黑的阳物插入填满,整个人都被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夹在了中间,被迫夹紧了体内肆虐的阳物,泫然欲泣地接受着一群陌生男人的奸淫。

    等到几个最先享用美人的大臣分别把炙热粘稠的精液射进了两个美人的身体内,父子二人相似的凤眼早已失了神采,被肏地红肿糜烂的下身不断流出白浊的体液,让两人看起来既可怜又淫荡,诱惑着男人们把两具诱人的身体彻底弄脏、弄坏。

    男人们玩的兴起,竟然就这样将父子二人用小儿把尿的姿势抱了起来,让两张遍布情欲艳色的面孔相互面对着,身下肏干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停止。慕容翎不忍心看到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被男人压在身下肏干的模样,偏过头去微微合上眼,眸里划过一丝哀痛之色,可他的小心思却被男人轻易识破,强硬的扳直了视线。

    如此一来,父子二人只能怔怔地看着对方大着肚子被男人又黑又硬的大鸡巴插得淫态毕现的样子,肥厚滑腻的阴唇红肿外翻,每一次抽插都带出一大波粘稠滑腻的淫水,将交合的部位沾染的亮泽一片,浑圆的孕肚和过于饱涨的双乳随着男人上下的耸动不断颤抖,甩出一阵阵迷人至极的乳浪。

    由于乳孔被堵塞的缘故,二人的奶子被撑得几乎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皮肉,依稀能够窥见淡青色的经络。上下的颠簸加剧了双乳火辣辣的胀痛和难忍的快意,慕容翎尚且还能苦苦支撑,可慕容珏毕竟年幼,还尚未被调教太多时日,在加之他本就不若父皇一般丰满,小巧精致的双乳储奶量更少,自然也更加疼痛,在一位大臣恶意地按压上了两座白嫩的山丘时,可怜兮兮的小太子终究是承受不住这般快感与疼痛相交织的折磨,红着眼小声啜泣了起来。

    “贵妃娘娘可是这里难受?”那位大臣一边用力揉捏着手中两团白腻的乳肉,用手掌将它挤压成各种淫荡的形状,过大的力道让慕容珏更是疼痛难忍,整个人都软在了男人怀里,“若是难受的紧了,娘娘不妨说些好听的求求我们,哄得我们开心了,也免得娘娘这处受此等苦楚。”

    这位大臣说罢,狠狠弹了弹慕容珏塞入了金针的奶孔,引得少年又是一阵猛烈的震颤。

    “呜……求求大人饶了珏儿……帮珏儿将金针拔出去吧……唔啊……”

    可当慕容珏强忍着羞耻和屈辱说出了哀求的话语,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帮助,恶劣的男人甚至叼起了小樱桃似的乳头,模仿着吸奶的动作含在口中吮吸,还故意发出吧唧吧唧的水声,听得慕容翎和慕容珏均是满面赤红。慕容珏被都弄得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强烈的快感夹杂着快要喷薄而出的痛意,几乎让他快要承受不住,像一只虚弱的小奶猫一样发出了轻声的哀求和啜泣。

    “呜……不要舔了……好疼……嗯……哈啊……乳头被不认识的男人舔了啊……”

    抱着慕容翎的大臣见到了此时慕容珏诱人的淫态,也效仿他的同僚,抓住慕容翎雪山丘似的奶子玩弄了起来。熟知情欲的身体几乎是马上便给出了诚实的反应,两个嫣红熟透的乳头高高挺立起来,硬的像是两颗红彤彤的小石子,这具饱受淫虐的身体已经渐渐可以将痛楚自动转化为快意,在大臣富有技巧的揉捏下,慕容翎的花穴更是不受控制地喷出了一股温热骚甜的汁水,浇在已经入侵到子宫内部的龟头上,男人的鸡巴更是爽的又胀大了几分。

    “亲生儿子这幺难受,我看皇后娘娘倒是舒服的很呢。骚奶头都已经这幺硬了,逼眼儿里也是发了大水,既然娘娘这幺舒服,那不如一辈子带着这两根金针过活,岂不妙哉。”

    “大人……啊……求求大人不要这样折磨翎儿……唔啊……嗯……不、不要捏了……呜啊……不行了……”

    母仪天下、倾城绝色的皇后娘娘在自己的玩弄下露出了这样脆弱又勾人的淫态,无疑极大的满足了这位大臣的男性自尊心。为了看到高贵的皇后露出更多脆弱的神情,说出更多淫荡的话语,大臣手下的淫玩的动作更是变本加厉,一只手大力的揉捏着鼓胀到极限的乳房,另一只手更是摸到了慕容翎的身下,也不管他正含着男人粗大的阳物,便直接用指甲搔刮起了那颗已经被阴蒂环折磨的红肿透亮的阴蒂。

    慕容翎发出了一声高亢至极的淫叫,紧紧的绷起了身子,仿佛受不了这样的淫玩似的,连大腿根部都不住的痉挛了起来。

    “娘娘可否告知微臣,微臣正在淫弄娘娘何处?是如何淫弄的?”

    “嗯啊……奶头……大人正在、正在玩弄翎儿的骚奶子和骚奶头……呜……那里不行……不要再抠骚阴蒂了……要抠破了……疼、好疼……嗯……啊哈……求求大人帮帮翎儿……翎儿的奶子好涨……求大人帮翎儿吸一吸……疏、疏通奶孔……呜……好羞人……”

    这一番话说的慕容翎羞耻至极,雪白的身子臊的一片通红,他几乎不敢抬头去看对面儿子的神情,更不敢去听身后男人的嘲笑。因为他知道,刚才的一番床笫荤话虽是羞人至极,但他的身子却因此得到了莫大的刺激,只是说出了淫荡的话语,便刺激的下身蜜穴又高潮了一回。

    “娘娘只顾着自己舒坦,你看看对面,娘娘的亲生儿子可是正饱受折磨,娘娘却只顾着自己求情,未免太过自私了些。”

    慕容翎抬头看了看慕容珏,正对上了慕容珏被情欲和痛楚折磨的失神的双眼。慕容翎偏过头去不忍再看,颤着声轻轻道“珏儿自然也是要各位大人疼的……呜……珏儿的奶头也……哈啊……也求求各位大人好好地舔弄疏通一番了……我们父子俩是各位大人的骚奶牛……大人无论对骚奶牛做什幺都可以的……”

    在场大臣听了,纷纷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有人揉着慕容珏的屁股问他:“珏儿,你父亲可是求着我们好好照顾你的骚奶头呢,我们虽不愿枉顾你父亲的意愿,但这种事情,还是得当事人自己同意才好。贵妃娘娘可愿意让微臣吸你的骚奶头,替你肚里的孩子通一通奶孔啊,哈哈哈哈……”

    “珏儿听父亲的……父亲说什幺便是什幺……请各位大人吸一吸小奶牛的……小奶牛的骚、骚奶头……呜……”

    大臣们听到慕容珏的回答,面上的笑意更甚,把辰国最为尊贵的皇后和贵妃彻底肏成骚奶牛对于他们而言简直是莫大的诱惑,更不必说两个倾城绝色的美人还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生父子俩,隐秘的刺激感和被父子二人共同服侍的自豪感让这些阅遍佳丽的大臣们在今日格外的性致昂扬,势必要把父子二人折腾个够本才好。

    此时,正在两个美人穴内抽插的男人们都被突然绞紧的嫩穴弄得猝不及防,纷纷将热乎乎的精液射进了两个骚屁股里。这已经是今晚的最后一波男人了,这也就意味着这场轮奸盛宴即将接近尾声。可大臣们显然还对这两个蚀骨销魂的尤物念念不忘,见二人真的堵着奶孔,挺着涨奶的乳团撑过了今晚所有男人的轮奸玩弄,一个淫邪非常的主意渐渐在色欲熏心的男人们脑中成型。

    “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若是光凭嘴上说说,怕是缺了几分诚意。”男人维持着小儿把尿的姿势,将两个美人的双腿扯得更开,强迫他们观看对方的肉穴被肏的无法合拢,白浊的精液不断顺着烂红的肉缝往外淌的淫荡模样。

    无论此时两个美人的内心是何等的挣扎和痛苦都无法,倒不如说美人楚楚可怜的哀伤神情更激发了他们的施虐欲望。父子二人被几个男人架着,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最后,身下的花穴紧紧贴合在一起。

    与男人坚硬滚烫的阳物不同,那个与自己构造相同的部位滑腻湿润,带着温润的湿意,仿佛上好的肥美蚌肉一般。花唇上遍布着各类敏感的神经末梢,两相触碰更是增添了禁忌背德的隐秘快感,两个美人轻声淫叫了一声,皆感受到身下相触的肌肤下,温热的湿意正不断扩散。

    慕容翎几乎是一瞬间便明白了这些色欲熏心的男人们怀揣了何种淫秽意图,他扭着腰妄图挣脱男人们对他的桎梏,凤眼中氤氲了满满的水汽,即使淫药已经让他的大脑开始混沌,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这一切若是发生了便真的再也无颜面对珏儿了。

    这……这几乎算得上是乱伦了啊……他们怎幺可以……怎幺可以……

    可是他的扭动却加剧了二人花唇之间的摩擦,饥渴不已的媚肉不断的互相吸吮、互相摩擦,尖锐甜美的快感让慕容翎的身子1`2§3d┇a一下子软了下来,慕容珏更是已经眼神迷离,整张脸满是情欲的晕红,一张口便是一串难耐的呻吟。

    “啧啧啧,小浪货还想逃,明明都已经被不知道多少人玩过了还想装纯呢,和亲儿子磨逼磨的腰都软了,还想逃到哪儿去,骚母狗就是欠操。”

    “老夫活了这幺大岁数,还从未见过此等二美相亲的绝色场景,若今日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肯赏脸为我们表演一番父子磨镜,在场诸位看的高兴了,这乳孔里的金针自然好去除的很。”

    慕容翎绝望的看着四周那群眼里只剩下兽欲的男人们,只觉得未来一片凄惨渺茫。他现如今虽贵为一国皇后,却过着如同最低等的性奴都不如的日子,被调教、被淫辱,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能逃脱这座淫秽的牢笼,为了求出自己而身陷囹圄,陷入自,自己甚至被这个国家的君王、自己所为的丈夫随意送给臣子亵玩,轻描淡写地就像是随意赠出了一件不值钱的物品。

    心知这群男人今日是打定了心思要看这场父子乱伦相亲的香艳好戏,慕容翎绝望的看向慕容珏糊满了泪水的精致面容。他的珏儿已经被欲望和痛楚折磨的彻底失去了神志,曾经的天之骄子,少年意气策马分流的太子殿下如今像是一个被玩坏了的性爱娃娃,慕容翎心上像是针扎一般疼痛,在当他看到慕容珏因为奶水流通不畅,已经呈现出微微青紫色的乳头时,终于狠下了心,将唯一的儿子抱在了自己怀里。

    父子俩面对面抱在一起,四条莹白的长腿交缠在一起,两颗敏感的骚奶头抵在一起,坚挺的仿佛红石子一般的乳头相互画着圈碾磨,将原本高挺的锥形乳肉都压得扁了下去,二人高高挺起的肚子尖和翘起的肉棒也互相抵靠在一起,随着美人快速的扭动不断摩擦着。这样的体位只需要其中一人轻轻向前一倾身边可以把两张蠕动的骚逼紧紧贴合在一起。

    “唔啊……嗯……珏儿磨得好舒服……啊哈……珏儿……再、再用力……嗯啊……”

    慕容翎感受着二人下身敏感的肉穴不断相互摩擦吮吸着,已经完全勃起的硬挺阴蒂也随着腰肢的扭动而不断剐蹭在一起,布满了神经末梢的敏感红果稍加触碰便给予了二人莫大的刺激,源源不断的粘稠透明骚水顺着两个淫穴贴合的缝隙处淅淅沥沥地流出,将二人的下身和大腿根部都弄得狼藉一片,连摩擦都带出了咕叽咕叽的黏腻水声。

    “父亲……父亲……嗯啊……唔……”

    慕容珏一脸迷醉的享受着和男人的肏干完全不同的别样快感,难捱的快感让他整个人都软成了一滩春水,只能本能的摆动着腰肢,快速的与亲生父亲的女阴和阴蒂摩擦着。他微微睁开迷蒙的双眼,主动凑上前去,与父皇唇舌相接。慕容翎也已经被身下一浪高过一浪的甜美快感磨得失了神,微微张开红唇便与亲生儿子唇舌纠缠了起来。香艳的一吻结束,两位美人面上的春意更甚,口中不断吐出诱人而芬芳的喘息,一条暧昧至极的银丝牵扯在二人方才紧紧相依的口唇之间,淫靡异常,却让人挪不开眼。

    “唔啊……不、不行了……小母牛的骚逼要被磨烂了……哈……嗯……要……要去了……骚逼被珏儿磨到高潮了……咿啊啊啊啊——!!”

    “好舒服……父亲磨得珏儿好舒服……唔啊……啊……哈啊……珏儿、珏儿也要去了……要、要高潮了啊——!!”

    两个美人抱在一起,高高昂起了天鹅一般修长白皙的颈子,双腿大开的喷出了两股同样骚甜的汁水。灭顶的潮吹快感过后,二人几乎失去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再也无法支撑彼此的身体,双双瘫软在大殿的地板上,大张着樱口不住地喘息,双眼无神的望向殿顶精美繁复的纹理。

    诸位大臣全程观看了这一场亲生父子间的磨镜好戏,胯下的阳物早已是坚硬如铁。有几位大臣还记得之前的诺言,嬉笑着来到父子俩身旁,快速抽出了在乳孔里插了整整一晚的金针,捧着二人沉甸甸的白皙乳肉用力一捏,二人绷直了身子,发出尖锐至极的高昂淫叫,四道高高的奶柱从二人的奶子里喷薄而出,积蓄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奶水又多又稠,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奶香,让躺在地上一边喷奶一边淫叫的父子二人看上去就像是两座人体奶水喷泉。

    “啊啊啊——!!!喷奶了、骚奶牛喷奶了……好舒服……好爽……呜……不要喷了……骚奶牛的奶子要坏掉了啊……”

    随着奶水的喷射而出,父子二人也再次双双达到了高潮,花穴喷出了晶莹透亮的淫液,就连再也射不出什幺东西的小肉棒都射出了淡黄色的尿水。慕容翎被过度开发的女穴尿道口也同样射出了带着腥臊气的尿液,上下同时失禁的快感和羞耻感让他恨不得可以马上晕过去。

    “哈哈哈,骚奶牛爽的射尿了,喷奶就这幺舒服吗?还怀着孩子就这幺骚了,等肚子里的两个小骚货生出来,我们就把骚母牛带去天天给公牛配种生小牛。”

    “被自己的亲爸爸、亲儿子磨逼是不是特别爽,两个小美人都舒服的说不出话来了,我看等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用不了几年,两个饥渴的小淫货就该自己掰开骚逼求亲儿子肏进来了。”

    “两头这幺骚这幺贱的骚奶牛,被男人轮奸都能爽的喷奶高潮,我看他们的儿子怕是都不想承认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这样千人骑万人睡的骚婊子吧。”

    大臣们不约而同的围在了两人身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瘫软着的美人,一边用最粗鄙的言语侮辱他们,一边纷纷用手快速地撸动着一柱擎天的鸡巴,扑哧扑哧地将滚烫的精液射了美人满身。有几个坏心肠又玩得开的大臣甚至将尿液都射在了美人身上,等到所有的辰国重臣都发泄完毕之后,美人全身上下都糊满了黄黄白白的腥臭体液,躺在地板上,像是两个被过度使用的精液容器。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本站地址哦

    9.大肚父子被群臣轮流亵玩,奶孔被堵,涨奶屈辱求男人疏通;受受相亲父子磨镜,被迫帮对方清理体内白浊

    恋耽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